柴静眼中的崔永元
发布时间:2018-06-12浏览:626字体:      文章摘自:学工处

《分家在十月》是他做的
很多人都看过。
在2000年的年会上,
看了这个片子之后,我来了评论部。
刚到就赶上评论部的主持人合影。
在《焦点访谈》的演播室里,
前排是敬大姐,白岩松,水均益…
还有他。

我是刚来的小姑娘,自然而然站在后面。
他转头看到我,轻轻扶了一下我的胳膊,
把我带到第一排中心他的位置。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他也不知道,后来每一年评论部的年会,
看他的主持都是我的大节目,
看他在台上手挥目送,
开领导的玩笑,戏噱锋头人物
逗逗女同事
但让大家永远在最真挚的东西面前
掉下眼泪
台下众人呼喝,叫彩,吹口哨。
大家爱他

后来常常在食堂遇见他,远远看着,
面色不太好,我们几个都为他担忧。
有次去部里开会,他晚来,
众人面前
自自然然地说“我的抑郁症…”
我呆住,只顾看他。
很久后,发短信,去看看他。
他那时正寄望于童年幻梦,
一大屋子,都是老电影的剧照,
他自己穿了各种各样的旧年代的衣服
扮戏中人。
我们坐谈数小时,他说得病的前后经过。
他说的淡定,我听得揪心。


再见他,是某个下午。
坐在电脑前头的时候,
突然办公室门开了,他走进来。
“咦?”我很惊喜。“你找谁?”
“找你。”他坐下了,在我对面。
然后我们聊天,我坐他对面。
杜小静过来说“荷,真象调查的采访。”

真的,这不似普通办公室里的谈话。
也不是普通的聊天闲谈。
他一句寒暄没有,
那么认真,谈的是直见性命的事。
他谈的问题我当然不陌生——
社会的良知的失去。
缺少希望,缺少坚守的人
让人想要放弃…

这些话,很多人在摄像机的红灯面前说,
很多人在文章里说,很多人在喝酒后说。
但是他只是在一个平凡的下午,
坐在一个并不熟络的同事面前谈这些。
他谈起这些的时候,并不仅仅是在表达,
就好象,就好象这些东西都是真的,
就象是石头一样,死沉地压着他。
逼着他。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进入编辑状态